3 月 28

卡盧仁波切 | 六臂瑪哈嘎拉 第二部分(文字記錄)

卡盧仁波切播客——第8集——2021年3月11日(11分鐘)——六臂瑪哈嘎拉 第2部分

各位好,這是卡盧仁波切的播客。感謝大家再次在這裡與我相會。

我想給大家另一個竅訣。我今天有種想給出竅訣的心情,所以我將給大家一個竅訣——關於自己的幻想與淨觀之間的區別。

首先,淨觀不是一直都在的。它不會一直都在。不因為你想要就有,不想要就沒有。你無從選擇。淨觀發生了就發生了。你無從選擇。在那個當下,你沒有欲望,也沒有恐懼。正因如此,它才被稱為淨觀,這是就精神領域而言的淨觀。我在談的並不是房屋建築的圖景,而是一種更高層次的圖景。

在那個當下,你沒有想要讓它(淨觀)持續下去的幻想或細微的欲望。比如,如果這裡有一個帥哥或美女——總之是你喜歡的那種——那個人碰了你的手,手臂,你心裡就湧過一絲過電的感覺,心想,“哦,我希望這一刻持續下去。”那就是幻想,是執取,是想要更多。

與之相似,有時候你在閉關或修行時,會出現一些美妙的幻想,但那不是淨觀。如果幻想持續不斷,而你成了這部電影的導演,那只不過是一種散亂,不是淨觀。有點像是,“哦,我希望像是這樣,我希望像是那樣,我希望像是這樣,我希望像是那樣”,那不是淨觀,而是幻想。你可以把它稱作散亂。

淨觀是一種你可以看得見,聽得到,摸得著的感受,可能會持續10秒,15秒,有時會有20秒,不會比這再長了。 但在那個當下,你沒有想要更多的欲望,連最細微的欲望都沒有。所以,你必須瞭解自己的心,什麼是最最最最最細微的欲望。如果你不瞭解什麼叫做細微的欲望,你就無從分辨那是淨觀還是自己的幻想。

你必須先瞭解自己細微層面的情緒,才能瞭解淨觀。如果你不能在最細微的層面、在潛意識的層面瞭解自己的情緒,諸如欲望、嗔恨以及所有那些情緒,就無法瞭解淨觀。因為你無法區分幻想和淨觀。若要瞭解淨觀,對於心中極其細微層面的欲望、憤怒、嫉妒、渴求或著迷,你必須有非常深入的瞭解。

所以,如果你瞭解到——在非常細微的層面,不僅僅是身體感官的層面,而是在極其細微的層面,你內心深處依然愛著那個人,依然愛著那個事物,依然執著於那件事——如果你沒有這種細微層面的瞭解,舉止盲目,就無法見到任何淨觀。因此,在瞭解自心的細微層面之前,你不該宣稱自己見到了某種淨觀。

所以,為了如是地瞭解淨觀,你必須瞭解極細微的情緒。在瞭解自己之前,你無法見到淨觀。你必須對自己有360度全方位,由內到外的瞭解。由此你才會稍稍瞭解何為真正的淨觀,何為想像,以及兩者之間的差別。你是否有一種細微的、潛在的欲望,在希望某件事情發生?或是否因為其他人的行為,讓你下意識地令心轉向了那個方向?亦或只是如同驟然閃現的一顆星星?

淨觀必定像驟然閃現的星星那般,與任何外來的影響無關。如果你的幻想或你所謂的淨觀,是由於受到了他人的行為、他人與你互動、或你與他人互動的影響,那麼無論你在幻想什麼,都跟你在晚上做的那些夢沒什麼兩樣。

不管你在白天經歷了什麼,你都想要抓著不放,就會把它帶入夜晚。你會把生前的經歷帶入死亡,或中陰;或是在活著的時候,把它帶入夢境。如果不是在睡覺,你也會把發生過的那些事,你曾有過的那些互動,帶入自己心中如日常交通一般繁忙的念頭。就是以上這三種情形。

如果你對這三種情形瞭解的非常清楚,見到淨觀就是有可能的。所以不必興奮。當你見到淨觀時,絕對沒有任何欲望,沒有想要更多、想要持續下去的欲望。淨觀會自行出現,也會自行停止。而你也會完全地瞭解。這就是淨觀的含義。

為了瞭解並到達那個層次,那種真正的淨觀,你需要瞭解所有這三個階段。即:你會做夢,是由於我們白天的行動染污了心,並自然而然地帶入了夢中。在臨終時或是中陰階段,我們會動用生前積聚的所有習氣,染污了中陰,由此就產生了無盡的恐懼,恐懼無盡地輪轉。如果不是無盡的恐懼之輪轉,也就不會稱其為中陰了,不是嗎?因此,中陰裡無盡的恐懼之輪轉,是由於我們生前的積聚。就像在白天,你沒在睡覺的時候,就會和某些人互動,有些人對你說好聽的話,有些人說難聽的話;你還和某些事物互動,黑的,白的,灰的,黃的,各種顏色——這些都會影響你的心,形成不同的認知、想像以及念頭,無論你是否對它們做出反應。所以你需要瞭解非常細微層面的欲望與期待。如果你可以從內到外完完全全地瞭解,就一定能夠瞭解並見到淨觀。我覺得我剛剛丟掉了一個發財的機會。因為如果我把這些寫成書,天呐,我就會發財了。

當你在那種清明的狀態……如果你是一個好的修行人,那麼即使在這樣的境界裡,也會繼續如修行人那般,不因此而興奮地宣稱 “哦,我看到了什麼,我感覺到了什麼”等等。如果你繼續這樣修持,那麼假以時日,就有可能會接到傳法。就像夏瓦日巴從六臂瑪哈嘎拉那裡接到傳法、瓊波南覺從尼古瑪那裡接得五金法、以及傳承中其他大師接得傳法那般。這一切皆有可能。

舉例而言,許多六臂瑪哈嘎拉修法都是由宗喀巴大師兩位主要的弟子——克主傑和賈曹傑——所撰寫的。克主傑與六臂瑪哈嘎拉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結,因為他每天都在心地清明的狀態下與六臂瑪哈嘎拉交流。他並沒有頭腦發瘋,而僅僅是做一個修行人。宗喀巴大師,克主傑,賈曹傑,他們都有能力與文殊師利以及六臂瑪哈嘎拉交流,就像是對話一般。

如果你單純地僅僅是做一個修行人,你也有這樣的可能性。比如,你看所有這些大成就者們,沒有人為他們加冕並說“你是大成就者”或“是這、是那”。他們只是修行人,將一生投入佛法的學習,繼而閉關、修持,等等。

所以,這是可能的。不是不可能。不要找藉口說,“哦,我不是成就者的轉世。我不是亞洲來的喇嘛。我是外國人。我沒有這個可能。” 不要這樣找藉口。我們大家都是人。如果我們把心投入做某件事,就有可能實現。

因為,我知道自己有多懶。如果我都能見到淨觀,那麼你也能。不是因為我知道自己有多偉大,而是因為我知道自己有多懶。如果我能見到淨觀,那麼你也能見到淨觀。就是這些。這非常重要。

感謝您的聆聽,再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