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 月 05

卡盧仁波切 | 在找尋內心平靜的路上 | 播客05(文字記錄)

各位好!這是卡盧仁波切的播客,感謝大家再次在這裡與我相會。

我現在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為大家錄製這期播客。我的桌面上有一些法本,我在閱讀上一世卡盧仁波切的教言,還有一些其他大成就者們的教言。總之我找來一些典籍中的不同章節,試著在一座中將它們融匯在一起閱讀,這讓我的心感到很清爽。

所以今天我基本上是與大家做一個開放式的談話。之所以說是開放式的談話,是因為我與大家同樣生而為人,我並不是很多領域的專家。但作為一個佛法修行人,對於我們都需要理解的——關於心的內容——我可以略談一二。

當我們談到心,我們僅僅是看向苦,以及如何避免苦。我們僅僅是看向欲望,以及如何遠離欲望。我們僅僅是看向我執以及由我執導致的苦,執著於想要立即、當下就消除我執的想法。上述這些是我們需要克服的,即克服這種不耐煩。

大家都明白,我們都是有情眾生,我們不想受苦,想要平靜。這是我們共有的欲望,共有的恐懼,共有的希望。但是為了得到圓滿的結果,我們需要有耐心,也需要找到正確的方法。

當下我們的心是被很多事物染污的,包括政治議題,科學議題,宗教議題,以及社會觀點等等。我們的心極其染污。即便是上述每個領域的議題與觀點都有它自身的正確性,有它自身的意義,有它自身的目的,但這些偉大的目的中,沒有一樣可以立即、在當下就為你的心帶來平靜。這些都很了不起,或積極或悲慘,或有意義或無意義。但是你能把這些了不起的目的和行動都在當下聚攏在一起,並為你的心帶來平靜嗎?答案顯而易見,你我都心知肚明,那就是:它無法帶來心的平靜。若要為心帶來平靜,我們需要瞭解心的染污。不過如果你以這樣的心態去看——“我的心是染污的,我的心是染污的,我的心是染污的”——如果你以這樣悲慘的視角與和信念去看待,也無濟於事。

我認為對我們大家都很重要的是,定義何為心之染污,以及將染污最小化。從我們的習慣、日常行為中,任何我們累積至今的善與惡,都讓它成為過去式。而從當下開始要謹記於心的是:如何減少心之染污,減少外界各項活動對我們自心的影響、對我們做出決定的影響,對我們自心之平靜的影響。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。

有如此之多的議題,宗教議題,政治議題,社會議題,愛國潮,全球化,眾多觀念各有其偉大之處。但它們並不能在當下為你的心帶來平靜。為了給心帶來平靜,我們需要認識到無常的含義,以正確的方式理解無常。如果我們以非常宗教化的態度去看待無常的含義,便永遠無法跳脫出來。因為對無常的理解是現實的,而如果你將宗教態度摻雜進來,每件事都會變成迷信。而且這會變成一種習慣,變成你的“現實”。我們必須在一開始就避免如此。我認為這是極其關鍵的一點,我們需要銘記在心。此為第一點。

第二點是,對於尊貴的佛陀之教法,以及精神修道之旅,我們需要將階層的觀念最小化。階層的觀念是我們必須要削減的。但是口頭上說著我們必須將之最小化、最小化、最小化,而同時卻又將我們的我執、驕慢、自以為是摻雜進來,這也無濟於事。因此我們都應該在每次做判斷之前,先分析自心的狀態。我認為這也是我們需要銘記在心的一點。

為了減少心之染污,就像我所說的,我們必須認識無常的含義。為了認識無常之真實含義,我們絕不能以悲慘的視角去看,也不能以年輕或衰老、美或醜、富或窮、穩定或不穩定、此處或彼處,有或無、見或不見,諸如此類的視角去看。我們絕不能以悲慘的視角去看待無常的含義。因為這樣做的結果是,你將無法如是地擁抱現實。你將總是誇大其詞。

我們很可能會誇大其詞,而這正是苦之因。我們總是誇大其詞,不如其所是。這便是苦之實相。因此,不做任何誇大,最重要的是要看到:在這個宇宙中百萬、億萬的瞬間都已經逝去了,每件事物都已經是過去式。從我與你開始這個談話開始到現在的每個片刻都已經逝去了。當下,我們傾向於相信:我此時此刻就在這裡、這裡、這裡、這裡、這裡…這些也都過去了。未來、未來、未來、未來、未來、未來、未來、未來、我們傾向于相信的未來,相信、相信、相信、相信……,這些也都當即就從你的指縫中溜走了。

因此,照見:實相即是無常。擁抱此無常之實相,以正面的態度。不是以狂放的心,而是以沉著冷靜的心態,溫柔的心態。如果你有正確的視角和態度,就會有溫柔與滿足的心。而正確的視角和態度取決於你如何理解無常的含義。

就是上述這些。這只是一次與大家的開放式談話。如果它聽起來毫無道理,我為此道歉。如果它聽起來有些道理,但還摻雜著困惑,或許就是我們正在一起去往某處,或正在一起到達某個地方。

下次我會談另外一個主題。願很快再會。感謝您的聆聽。再會!